讲课就是休息

洗手,戴帽子和口罩,双手捏鼻夹,检查密合性;戴手套,穿防护服,戴护目镜,身体、面部全部盖住;穿雨靴、靴套,再套一层隔离衣、手套,戴面屏,层层密封……昨天上午,天坛医院住院二部,一堂感染防控知识培训课正在展开,在感染科主任和护士长的指导下,一位年轻护士顺利完成了个人防护的每一步流程。

会议室内,来自神经内科、神经外科、妇产科、康复科、国际部、手术室、骨科等各个科室的医护人员全神贯注,认真记录下每一个步骤。这些医护人员随时待命,他们即将到医院的发热门诊、急诊等疫情防控一线,为那里的同事提供支援。

感染科主任王宝增是这次培训的主讲者,他说,这个春节,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加班加点,战斗在门诊大楼、各区病房内,几乎处于“无休”状态,“在服务好患者的同时,保护好自己,做好感染防控,是我们每一名医护人员必须肩负的责任。感谢我的‘战友们’,有你们在,我安心!”

对王宝增来说,讲课,就算是休息了。一个小时的培训结束,他又匆匆赶往感染楼。

天坛医院秩序井然

中午能吃口饭了

感染楼里,一片忙碌。

“马不停蹄”是这里的医护人员给大家留下的最直观的印象。这几天患者数量少了一些,工作区的医护人员中午能替换着出来吃点东西,而前几天基本就是12小时不吃不喝。回来的每个人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办完所有的事,赶紧回去替换其他同事。

取疑似患者的咽拭子、抽血,这样暴露风险最大的操作,永远都是王宝增抢在最前面。“我一直做传染病防控工作,经历过SARS以来的历次疫情,算是经验丰富。其他的同事年龄都比我小,可能没那么多经验。”赴武汉医疗队报名的时候,王宝增最先报了名,他说,虽然自己已经50多岁了,但是身体状况保持得不错。“我是这个科里的中坚力量,有什么事应该我先上。”

“疑似”警报拉响

王宝增放心不下的,是29日在急诊科发现的一名疑似病例。

急诊科抢救室,拉着警戒线。

一个独立房间,病床上平躺着一位60多岁的老人,长长的管子一头伸进老人嘴里,一头连接着呼吸机。戴口罩,套护目镜,穿好防护服,主任医师徐玢拉开警戒线,推开门,轻轻走到老人床边。

“您今天感觉好些了吗?还有没有憋气?”徐玢凑近老人,透过护目镜,她看到老人的血氧已恢复正常,长吁一口气。

老人慢慢睁开眼,虚弱地说:“好多了。”

“您别担心,再坚持几天。”老人点了点头,看向徐玢的目光里写着安心。

这就是王宝增惦记的那位“疑似”患者。徐玢也不能完全放心,“虽然29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,但还不能完全排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可能,晚上检测结果出来之前,老人还处于隔离阶段。”

老人是26日下午来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的,当时只是有点儿感冒,流行病史筛查全部都是阴性,本人和家属都没有接触史,胸片影像也没有发现问题,就转到急诊输液。

前天上午,老人末梢血氧突然下降到66%,再次CT影像检查,双肺严重感染,有疑似病例的可能。徐玢说,“好在现在血氧正常了,也能踏实点儿。”

今年春节有点儿特别

“快来!这有个重症患者。”走出隔离室,徐玢还没来得及摘护目镜,迎面又推进一位重症病人。病人意识不清,反复呕吐。几名医护人员立马冲上前,为患者清理呼吸道……“家属在哪?需要家属签字,进行气管插管……”徐玢的语速明显加快。

“病人的情况比较危险,昏迷伴有反复呕吐,容易窒息。”徐玢向家属解释,“患者可能是急性脑血管病,医护人员需要快速清理病人的呼吸道,需要对病人进行保护性气管插管后再做CT,完成检查后进抢救室,这样才安全。”家属快速签好字,医护人员迅速完成气管插管。

查房、筛查病人,看化验检查、影像……作为当日急诊科的总负责人,徐玢穿梭在监护区、留观区、抢救室之间。从医20多年,她已记不清,这是在医院度过的第几个春节。只是,今年的春节有点儿特别。

昨天(1月30日),天坛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徐玢在急诊抢救室内工作。

“疫情袭来,感染科的老师们都特别辛苦,急诊科也是医院的‘最前线’,疫情发生后,我们整个科室都是高度警惕的状态,除了做好日常的工作外,我们也会特别留心接诊病人的流行病学史以及各项身体状况,为发热门诊和感染科做好支持工作。”徐玢说。

下午,王宝增和徐玢见了面。徐玢配合王宝增,为那位隔离的老人吸痰、提取咽拭子、采静脉血,送检。

晚上5时,本该下班的徐玢没走,一直等到晚上7时许。没白等,老人的检查结果是阴性。”徐玢紧绷了两天的弦终于放松了。

晚上9时许回到家,徐玢告诉家人差点儿要“自行隔离”,家人的反应让她有点儿意外,更让她安心,“他们挺从容的,觉得我能回来就值得高兴!”徐玢说着,转头望向窗外的夜色,“我们医院援鄂医疗队已经飞抵武汉,12位医护人员中,有4名是急诊科的。‘出征’当天,我去为战友们送了行。在武汉的战友们,你们也一定要平安回来!”